燐火琳子

all叶/维赛/霍游
懒癌晚期,文笔渣,ooc略多
冷cp专业户【躺】
努力修文中……
封面叶神的手撑在我头上~【yeah~】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又是喜欢你的一年,

又陪你走过一年,

希望明年也能继续喜欢你。

爱一次就够了

14年入坑,其实看我lo也能找到些痕迹。

那时候全职正火,我还记得叶神生日登上过报纸。

那时候男同学倒是挺多人喜欢的,有两个男生旅游时还穿了霸图队服,女同学里大概只有我一个喜欢全职。

去饭堂某天看到有个妹子刷卡时卡上面贴着叶神的图,是一个太太画的图,妹子一边刷卡一边和朋友讲话,我特激动又特怂,想上去拍肩说同好但最后只是默默看着妹子远去……挺遗憾的,不过真这么做妹子估计得吓一跳。

后来,太迷叶神所以想到处贴满叶神的图,但又有点怕被父母发现说沉迷,于是只在交通卡上贴了一张卡贴……手机锁屏QQ空间换成了兴欣,QQ背景手机壁纸叶神,资料卡荣耀背景,因为手机中途坏过一次所以锁屏和壁纸都换了,只不过QQ一点没换。

入坑后因为站叶受所以在贴吧找粮,找着找着顺着一条线就找到了LOFTER,从此长驻LOFTER吃太太产的粮。

两年多时间,作为一个废柴小透明,看着圈子里太太进进出出的,从最初的伤心到最后的习以为常只是有些遗憾,记得还曾经做过退坑太太记录表……当然不会放出来的(笑)

自己也曾经试着出过坑,时间最长的时候是好几个月,回坑后看着tag里的文一脸懵……竟然找不到当初追的几篇了……

我去漫展时其实不太逛同人周边区,逛也不太会买,当时看到周叶cp本脑子一热就冲上前买了,卖的人是几个看起来比我大的妹子,当时表情特僵硬地问价格,然后默默掏钱,冷漠地拿走了一本本子……想想妹子里可能有太太,有点羞耻……不过买到本子时乐了好几天。

暂时就这么多吧,等了这么多年,当初听到全职影视权被芒果买下来时还好气,怕被毁原著,现在动画都出了。没想到等了这么久的事就实现了,一个月前还在想什么时候才到4.7全职开播,还在想怎么熬过一个月,事实却是忙着忙着直到4.6才想起来,一晃神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就像两年多时间,也就这么过来了。

也许,多年后过去,全职也会渐渐被人遗忘,我也会退出这个坑,但当我登录这个账号时,这篇东西也会躺在我的文章里,记录着我的点点滴滴,那时候看看这篇东西,笑一笑,也就满足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萌all叶的原因(灬°ω°灬)

一川烟草:

一个叶吹的自豹自弃自我修炼史

 
 
 

以及我为什么要吃all叶

 
 
 

(还不是因为我想全联盟都宠着他!哼!)

 
 
 


 
 
 

【转载请知会我一声,不要先斩后奏和只斩不奏啊盆友们(在评论区说一嘴就行啦,标明出处和作者就可以转。我回复不过来就不一一回复了orz)

心有些累……回去再刷一遍原著加深印象好了……

还是来记录一下吧

昨天出的全职我现在还激动着呢_(:3」∠❀)_虽然时间不太对但还是记录一下好了w全职高手第一季第一集2017年4月7日上线,像在记录历史一样(*σ´∀`)σ以及会动的老叶!想娶!声音也好苏!

今天的我又在电视面前看糖堆死了一次……(˵¯͒⌢͗¯͒˵)

补剧补张若昀的麻雀看哭了……真的好心疼糖堆,应该算是剧中最悲哀的几个角色之一吧……头一次想站bgcp……不得不说老张演技真好,那种痛苦表现得太好了……想给糖堆一个好的结局,即使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看完有点方……不过我没写过肉应该没事……吧?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CA向小段子】死前

*C杀A,简单猜了下A弥死前的心理

*ooc应该有,不知道对A弥的理解对不对

*文里出现的一切bug当私设好了......

*文笔差


我听到了脚步声。

 

“它”离我越来越近。

 

我屏住呼吸。

 

然后“它”拉开了柜门。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为什么......是你?

 

想对你说些什么,却因惊恐发不出声音。

 

瞳孔收缩,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向我挥起的锋利,衣服沾上了鲜红。

 

疼痛在身上蔓延,为什么?为什么?!

 

叫着你的名字,只见你越来越疯狂。

 

好痛啊......视线也变得模糊。

 

冒牌货......对,你是冒牌货。

 

握紧手机,一定要告诉你,小心“你”......

 

好重......

 

陷入了黑暗

end

设定是A弥觉得C太是冒牌货这个想法.......其实是一方面C杀A时一直说A是冒牌货,A弥那时已经意识模糊了,只听到了冒牌货这个词,另一方面A弥潜意识觉得C太是不会这样对他的,就算坚持认为C太是真C太,但是因为眼前C太做的一切和冒牌货一词,就把C太和冒牌货连在一起了【感觉自己根本解释不清

算是为喜欢的作品和cp产一份粮吧......虽然少得可怜。

说是ca向我也觉得牵强.......但其实我也想写C太死前的心理,但歌曲好像已经说的很详细了......事实上我是想用这篇做前提开坑,就是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动笔写......

【维赛】魔法师与蝙蝠[上]

*西幻大陆设定
*ooc有 请注意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大概没有下文






维鲁特施行了几个探查术,再次确认了四周没有人,才向着那人约定的地方前进。

那人约定在这儿见面,虽然自己总是比约定的时间早上那么一点,但那家伙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候比自己早上一天,有时候还让自己从白天等到晚上。

这么想着,维鲁特却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继续向记忆中那棵做了标记的树走去。

不过……自己很久以前就对他说过了吧,如果再这样不守时的话,就会给他点教训。

维鲁特站在一棵树下,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很好,看来那家伙是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

维鲁特望着阳光下树叶投下的影子,由于树叶的茂密,只有零碎的阳光投射在地面上,随着微风的吹动而微微移动着。

猛然想起那人的能力,维鲁特仿佛知道了什么,正打算再次施行探查术以求验证,却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手抓住了右手,随即耳边响起了那人熟悉的声音:

“哟!维鲁特,好久不见。”

而他也回过头,看着那人恶作剧得逞的笑脸,回道:

“好久不见,赛科尔。”

“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躲在我的影子里的吧。”

“是呀,”赛科尔依旧挂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尖尖的小虎牙也露了出来,“没想到聪明的维鲁特大少爷也没有反应过来。”

“无聊,”维鲁特甩了甩被赛科尔松开的右手,“你应该记得我说过的话吧?下不为例。”

“不就是个恶作剧吗,而且我也没有迟到啊,只是藏在影子里而已……好啦好啦,下次不会这样了!”

赛科尔被维鲁特看得发毛,摆了摆手改口道,然后他抢先一步走在了前面,说道:“走了走了,这次历练你要去哪儿来着?艾格尼萨还是弗尔萨瑞斯?最好不要是楻,我再也不想看到尽远那个家伙了……”

听着蓝发少年的催促,维鲁特再次看了一眼那棵做了标记的树,跟上了少年的步伐。

身后,那棵被刻着五角星图案的树木依旧在随着微风摇曳着树叶,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

维鲁特看着身旁熟睡的赛科尔,往火堆里又添了一些柴。

每次看着赛科尔外露出来的蝙蝠翅膀,维鲁特总是会想到他俩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那时候,赛科尔的翅膀没有现在这么大,人也比现在小多了,衣服破破旧旧的,整天都是一副邋遢的样子,虽然现在的衣服比以前干净多了,但在自己看来,他还是那样的乱糟糟,好好的一身打扮,却从来不会整理一下衣着,硬是给他穿出一种街头混混的感觉。

这么想着,维鲁特回忆起了许多关于赛科尔和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只不过帮他疗了一次伤而已……没想到会造成这么麻烦的后果……自己可不是会喜欢不守规矩的人的人啊……

维鲁特叹了口气,转头又看了赛科尔一眼,赛科尔已经把身体转向了维鲁特,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像是梦到什么美好的画面。

不过,虽然这家伙总是带着不稳定因素,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同的色彩,但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

维鲁特看着火堆,嘴角勾起了一丝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无奈的笑。

看这家伙睡得挺好的,就不叫醒他了。

TBC

大概没有后续……